政协文献 政协机构 人员组成 通知公告 提案工作 领导调研 社情民意 友好往来
领导讲话 党派团体 委员风采 议政建言 文史春秋 规章制度 理论园地 委员专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春秋 >> 正文

大家李若冰的长者风范

发布时间:2016-06-23 02:36:16 来源:泾阳政协


 

第五旭

 

我的文学道路,用屈原的两句诗来概括,那就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发祥地是那广袤无垠、辽阔无比的新疆。在那喀什葛尔河胜利渠穿越疏勒城的军里营 受到了较为专业的文学常识培训。7975部队俱乐部主任周本民和夏云杰干事,对每一批新兵中的文化人十分关心。

1965年毛主席横渡长江,全军立即开展学游泳,武装泅渡。我的第一篇新闻报道在《新疆解放军报》上刊登,引起团里的关注。事于凑巧,那一年陆军第四师12团的乡党、战友李志君(参军早我二年),在《解放军文艺》上发表了短篇小说《铁弹飞旋》,引起全军的关注。引发了沈阳军区一场左撇子投弹运动,由此可见文学作品对生活和现实的影响之大;自然也引起新疆军区政治部的关注,以王正位、卢天才等几位在全军都有影响的诗人、作家来到四师下属的各个团挖掘发现有文学造诣方面的人才。我因那篇通讯稿件也入列培训人员之一。他们以自己走过的文学道路和创作经验,对小说、散文、诗歌、话剧、歌剧、戏剧、电影等方面的创作常识、技巧进行了详细地讲授。大开了我的文学眼界,知道了许多从来不曾晓得涉猎的文学知识。他们是我进入文学创作领域的指路人。一别五十多年,天各一方,杳无音讯,令我思念。

复员后在甘肃嘉峪关的酒钢当过工人、宣传干事、中学教师。1984年调回老家泾阳县,在县委工作到退休。文学创作的路是一条迷径难返的道路。同时上路,但成果多寡,造就大小是无法比拟的,关键是作者的感悟能力。寻寻觅觅,无日不在寻找破壁穿岩的突破。女人十月怀胎便能生子,搞文学的人苦苦修行了一生也未必有可观的成果。1994年以后,我一边工作,一边创作长篇历史小说《斗牛英雄传》,用四年时间完成了创作任务。稿子写好后找出版社出版成了一个难题。我人在政界认识陕西文学界的熟人很少。多年忙碌于繁琐的党史事务,不曾问津文学领域。偶尔发表几篇东西,用的是笔名,故此长篇小说出版后,身边的人说我是“悄悄无声、蔫不唧地放了颗卫星”、“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稿子投给陕西一家最大的出版社。半年六个月,编辑约我谈稿子,刚好那段时间出差不在家,回来后稿子退了,批语是:“不宜采用”。退稿对作者来说太正常了,弹嫌是买主。抛弃的未必是糟粕,录用的未定是精华。关键是你不要失掉自信,对你作品要有一个准确的定位。退稿后二十多天里,我彷徨不可终日。搞文学创作的人,他们都知道,要在那块领域里发芽露头是很难很难的。究竟有多难,用李白两句诗来形容恰如其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时谁能帮助我度过这个难关,他就是我文学道路上的救命恩人。

李若冰,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他在文学界的光辉灿若星斗,令我这个无名小卒有烁目之感。他身居政界高官,陕西省作协党组书记、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化文物厅厅长、陕西省文联主席。可以说陕西文学界无人不晓他的大名。我在党史办工作,在登记本县处级以上干部时,在西安市建国路西一路省文联见过他。那是例行公务,要了一张一寸照片。填写了籍贯,参加革命时间、任职简历后,匆匆离去。那是为什么?在政界有一句名言: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俩之间不知差了多少级,只有仰视的份,那有靠近的份。更何况政界是一个令人的心理扭曲变态的行当,上训下是家常便饭。我知道他是蒋路乡阎家人,按理说是近乡党;是不是乡党那是我的认识。有许多到口边的话,因为紧张拘谨早都忘得一干二净,就那样结束了那次会晤。

被逼无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又一次找到他的家,自报家门,谈了自己此次求见的目的。他一听是泾阳来的客人,态度十分热情而和蔼地起立接待,“欢迎,欢迎泾阳乡党。”说着让我坐下,亲自倒茶水,说:“不忙,不忙,坐下喝口水,然后慢慢说。”前后几分钟,几句话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看着他那高大而略有点驼背的身影,慈祥而温和的脸庞,笑着说话的举止,进门之前的拘谨、恐惧一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一边翻阅稿件,一边说:“以前不知道你还能写小说;而且还是古代的章回长篇小说。不简单,也不容易。写这类题材的就陕西而言,为数不多。小说的关键是塑造好人物形象,让读者通过人物形象受到感动,不忘那个形象很不容易。你的想法我听明白了,是这,把稿子先放下,等我抽空读完以后再说,你看这样行不?”纯粹以商量的口气和我交谈。“看完后我给你打电话,你等着。”临别前送我一本他的散文集子《塔里木书简》。

大约二十天时间,收到他的一封来信。信封和信纸是新大陆杂志社。急忙拆封一看落款是李若冰,时间是1997年4月10 日。摘录于下:

第五旭同志:你好!你的长篇小说《斗牛英雄传》由陕西省文联副研究员陈君峰同志阅过,我也翻了一遍,感觉不错,请你抽暇来家一趟,我们谈谈好吗?

接信后第二天,上西安再次见面。这一次不像上次那样心情紧张,完全是在一种平和的气氛中进行的。让我领略了他那宽广的胸怀,父兄般的作派,长者风范,满肚子的学问。我谈话的中心是尽快找一个出版社出版,让作品和读者见面。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不急,不急,我尽我的能力及早解决这个问题。”

莫几天,收到了他的第二封信。除问候而外,正书如下:

你的大作应当有出版的机会,你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心血,何以和读者不能见面呢?现在出书难,已成了一个社会通病。接信后,我给你联系了一个出书的渠道,即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会长雷乐长同志,在陕西作家协会院内,在那里可以联系内部书号,经审读后即可。大约只缴一二百元手续费,自己找印刷厂自费印刷。如你同意,可在建国路71号找雷乐长同志,我已和他说了你出书的艰难,希望他予以帮助。最近找他出书的人很多,详情你和他见面后再议。

祝你如意。

李若冰

1997年9月25日

 

我手捧着信函,心情激动,每句话都是那么的温暖真切,都说到一个有难待援人的心坎里。作者著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自我欣赏;而是为了扩大影响面和更多的读者见面,让他们作出一个公允的评判。他称我的拙作为“大作”,可能是礼貌用语吧?我认为那是对我劳动果实的首肯,除他以外从来没有别的大家如此肯定。“你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心血,何以和读者不能见面呢?”作者的作品是他用心血浇灌的花朵结出的果实,看到这句话不由我涌出激动的泪花,知我者李老兄也。“何以和读者不能见面呢?”用反问句做肯定,意思是一定能与读者见面。心里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又说了“现在出书难,已成了一个社会通病”。出书难,社会通病,七个字总结了文化界不良的风气,通病都是那些行为不正的人造成的。不管有多难,我乡党都能设法解决。凭着他的地位和社会影响,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和他的作品推到前台和广大读者见面,其品质是那么的光明磊落、坦荡无私,令人慨叹。他是我文学前进道路上的呵护人、作品诞生的助产士。他的办法基于我当时的经济状况,是一个既能出书又可省钱的办法,用心良苦不言而喻。接信后,我很快和雷乐长取得了联系,事情办得比较顺利。就在那时陕西旅游出版社和我联系,决定出版我的作品,此讯更让我高兴,很快签订了合同。我把消息面告老人,他握着我的手不停地摇着说:“好消息,好消息,天总不会绝人之路吧!”

1998年元月,《斗牛英雄传》几经磨难,磕磕绊绊终于出版与读者见面了。第一时间把书送到西安,那天他不在家,不几日接到他的回函,用“甚喜”二字表达了一位长者对晚辈成果的赞誉。他的“喜”和我的“喜”相连,两个喜字连接就成了个“囍”,两个人的心紧紧地联系到一起了。若冰兄长——我文学道路上的指路人、辅助者,领航人。对于他的不幸去世,深感悲痛。何以悼之,斯文为缅。玉壶冰心,纯而似鉴,照人照己,洁净如玉。晚生今生难忘那颗明亮的心。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泾阳政协主办    地址:泾阳县泾干大街78号    电话:029-36222234

邮箱:jingyangzhengxie@126.com      邮编:713700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30060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