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文献 政协机构 人员组成 通知公告 提案工作 领导调研 社情民意 友好往来
领导讲话 党派团体 委员风采 议政建言 文史春秋 规章制度 理论园地 委员专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春秋 >> 正文

翰墨寄乡情

发布时间:2016-06-23 02:38:15 来源:泾阳政协


 

樊德言

 

20世纪90年代中期,泾阳耆宿牛锡群、王兴林、屈松泉、徐志桢、刘铁涯等编著《泾阳史话》,推举王兴林担任主编,请泾阳籍散文大家李若冰为书作序,书名题签则由书画名家刘平继邦执笔。受王兴林老师之邀,我协助老人们收集书稿并修改部分史料。因此,我有幸和李若冰先生有过两次交往。

李若冰是誉满当代中国文坛的散文大家,且身居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的高位,而王兴林老师久居基层,彼此无缘谋面。因而,请李若冰为《史话》作序之事就托付给时任咸阳市文联主席的赵富考先生。

不知何故,待到1994年冬《泾阳史话》付印,还未收到李若冰先生所写的“序言”。无奈,徐志桢写了一篇内容为撰写《史话》宗旨及体例的短文作为“序言”,署名则为《史话》编委会。卷首亦登赵富考之短文《余年笔耕青史香》,可以看作是“序2”。《泾阳史话》于1994年国庆出版。

《泾阳史话》问世,引起极其强烈的反响,好评如潮。许多曾在泾阳工作而现居省外的老领导、著名学者、资深教授以及县内外的泾阳籍同志纷纷致函祝贺,一致认为《泾阳史话》颇具文献性、知识性,资料珍贵,是留给后代的精神财富。1995年,主编王兴林还被评为“泾阳县十大新闻人物”。接着,谢玉田、涂洛克、李润诚、马汉骐等30多位老同志和热衷撰史的作者或补充史实,或指正不足,或纠正谬误,共撰稿110余篇寄送于主编王兴林。如此,以《挚友》主编费宏达为首的许多乡友提议出版《泾阳史话续集》。此时,《史话》编委会还是念念不忘请泾阳籍散文大家李若冰先生撰写“序言”。

1995年冬的一天,泾干中学党支部组织全校党员到西安市建国路参观“西安事变纪念馆”。其时,笔者在泾中任教并参加党组织活动,故随团参观。参观结束,在纪念馆附近闲转,发现省作协也在建国路,就前往打听李若冰的住址。笔者按作协同志提供的住址去到省委干部寓所——西安市和平路11道巷。李若冰住17楼3层西头6号。

我看到李若冰先生时,他正在一间不很大却十分整洁的屋子伏案书写。我称呼他李老师,他便放下手中笔并招呼我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记得我们之间没有说什么闲话,便谈到了泾阳编写《泾阳史话》的一些情况,先生从书架上取来一本《泾阳史话》,说:“赵富考送来一本《史话》,我看一些内容,很好!”

“现在,王老师那里又收到各方面乡党送来的史料稿子多达110件。经商议,决定出版《史话续集》。”我补充说。

先生赞叹:“那太好了!”

我接着说明:“《史话》编委都是耄耋老人了,都急于早日出书,还是不断地提起请您写“序言”的事。”

“嗯!不是我不写。王老师都八十岁了,我比王老师小得多。人家八十岁的老人出书,我这个才七十岁的写序,你想想,这合适不?”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李老没有写序的顾虑所在,便笑着急忙解释:“李老师,有些情况你不知道。当年,咱们县上几位老人商量出版《史话》时就决定:泾阳出书记泾阳历史,顾问编委全由泾阳人担任;封面由省国画院刘平继邦题签。大家都说请您写‘序言’最好。以后,县委宣传部主管领导也说这样的安排很好。”

我说着,见李老神情凝重,似有所思,又拿起《泾阳史话》翻看目录。我也觉得不可久扰,便起身告辞:“学校组织参观,留给个人活动时间只有两个多小时,下午四时集合乘车回校。”李老送我出屋,因户外冷,我便请留步。

第二天傍晚,我径到王兴林老师家,谈去西安见李老的情况:“昨天我到西安参观,找到了李若冰老师的家,向李老师谈了咱准备出《泾阳史话续集》的情况,李老很高兴!还说了大家请他写序的意思,我看李老的口松松的。您赶紧联系车,抓紧时间去西安。我看这事非您亲自前去不可。”

谁料王兴林老师整天念叨,到了关键时刻他竟犹豫了起来:“要我去说!人家  都是啥人,咱去说  能成?”

我看老师没自信就急了:“王老师,李老师  人好得很,慈祥和气、真诚谦虚。老汉太好了,送我出门时,还捏了一下我的衣袖问,你穿这不冷?”

王老师又说:“我只怕咱去不顶啥!”

“王老师,不是你想的  !李老师和我谈话间,口口声声提到你八十岁了……看来对你很敬重的。你去,到了李老师家,看他把你这八十岁的老书法家咋往出送呀!”说完,我告辞回校。

第二天傍晚,王老师来到泾中:“德言,人大宗钧宏给咱要了一辆车,明天去西安。你叫学校给你把课调一下,我再把杨作梁一叫,咱们三个人都去。有好几个事哩,明日一天办完!”

这天,寒冬料峭,天气晴朗,王老领司机、杨作梁和我同到餐馆吃了老黄的水盆羊肉,便乘人大提供的一辆红色小轿车直奔西安。一行先到南院门附近的姚家大院拜望94岁的姚文青老人,约他写稿。后由我带路径到和平路11道巷李若冰家。

李若冰称呼王兴林为“老师”,王兴林却以“李主席”呼之。王老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李若冰则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白发乡党会面,没有客套和寒暄,王老师便直入正题,介绍出版《泾阳史话续集》的进度情况,进而便说请李若冰写“序言”的事。说到写“序”,李若冰很认真地说:“您老八十岁,我才七十岁,您出书我写序,这不合适。那天德言来,我就不敢答应这件事。你问德言!”王老师还是解释说,出书是泾阳的事,不是他个人的事,并说他是受了泾阳几位老同志的委托,李若冰则说他要慎重考虑一下,说到这里,我们便起座告辞。李老一直送我们到楼下的大院,直到我们的汽车开出大门,李老才转身回家。回泾阳的路上,王老师情绪不高,还是担心此行没有结果。

过了大约十多天,王老师拿了一叠李若冰手稿的复印件大步流星地来到泾中我的办公室,未等我开口便大声喊道:“德言,李若冰写的‘序言’寄来了!”说着,把一份复印稿放在我的书案上。王老师的举动和表情真像是个小孩子似的,接着说:“我把‘序言’复印了十多份,先让咱的人都看看。”《喜读<泾阳史话>》的文题下署名李若冰,再看文章,浓浓的乡情感人至深:

“我热爱故乡,虽自幼离家出走,然心却时时恋着故乡……”

“《泾阳史话》使我爱不释手,我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回头又翻来覆去地读。……谁翻开这本史话就撂不开手,尤其是泾阳籍的父老乡亲,会领悟到家乡的可爱。”

“无疑,这是一部弘扬正气,焕发爱乡爱国热情的好书,必将在人们心中产生巨大的启迪作用。……”

“我觉得,在我心灵中升起了一种温馨,一种血脉相连的情绪,一种激情荡漾的思恋。我的故乡,可爱的故乡!……”

李若冰为《泾阳史话》写“序言”的消息不胫而走,《陕西日报》《咸阳日报》先后转载“序言”,史话编委会成员欣喜相告,深受鼓舞。时任泾阳县委书记的孟建国、县长郭志诚为《泾阳史话续集》题字祝贺。到1996年6月,《泾阳史话续集》出版,卷首登李若冰署名文章《喜读<泾阳史话>》(序言)。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别先生已二十年。然而,先生那关注家乡历史、尊敬乡贤、热爱故乡之情,感人至深,其人品令人敬仰!先生逝世已十周年,仅以此文表达崇敬与怀念!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泾阳政协主办    地址:泾阳县泾干大街78号    电话:029-36222234

邮箱:jingyangzhengxie@126.com      邮编:713700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3006083号